中国污染土地亟需修复标准

main_gp026ib_meitu_1[1]2013年底,国土资源部首次披露全国土壤污染数据,称中国约有5000万亩耕地受到中重度

污染。3月下旬,中国《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经环保部审议通过,进一步完善后将报

国务院审批。

那么,中国土壤污染源头在哪里?治理难点在哪?即将出台的“行动计划”有多大效力?听

一听中国环境修复产业联盟秘书长、中国环境修复网主编高胜达先生的说法。

CD:中国的土壤污染源头在哪里?为什么近年来土壤污染事件频繁爆出?

高胜达:土壤污染问题主要是工矿活动的结果。中国经过30年经济的高速发展,必然留下

了许多的环境问题。欧美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,也是他们污染累积的过程。

中国的耕地污染,在湖南、广西、江西、贵州、甘肃这些矿业发达地区较重。城市用地的

污染,以重金属、石油化工类用地最重。污染不仅来自为满足国内需求进行的生产,这几

十年国外各种制造业在中国安家,也是重要污染来源。

之所以近年来问题频发,有三个原因。一个是因为土壤和地下水的污染更具隐蔽性,大家

之前不太关心。环保问题的暴露,从可见的、可感受的大气、地表水,再到隐蔽的土壤、

地下水,世界各国都是这样一个规律。过去二十年,中国关注的主要是地表水和空气。

第二个原因,是土壤和地下水也具有一定的环境容量,污染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显

露出来。

第三个,中国城区土壤污染问题暴露,主要是在“退二进三”(退出第二产业,进入第三产

业)后。伴随着2007年以后房地产大规模开发,很多城区的工矿企业要么搬走,要么倒闭

退出,城区的污染才凸显,中间出了一些标志性的事件。2004年左右,北京十号线宋家庄

地铁修建,工人在挖场地的时候被熏倒了,那里以前是一个农药厂,这就引发了环保系统

和公众对此的认识。后来北京化工三厂、北京红狮涂料厂、北京染料厂、北京焦化厂,以

及首钢,都面临类似的问题。

但是城区尚无证明土壤污染和人群健康间存在因果关系案例。因为问题暴露的时间还短,

中国大规模的搬迁开发迄今大概有10年左右,证明因果关系需要更多时间观察。除非是污

染特别集中的状况,如上世纪70年代美国纽约州拉夫运河河谷,因为在工业废渣场地建设

住房,几十年内致畸致癌的情况很集中。

CD:当前土壤污染的评定和治理标准是怎么样的?

高胜达:土壤标准,要分为工矿用地和耕地两类来说。

耕地,国家有“土壤环境质量标准”,但是这标准目前只有2种有机物(六六六,DDT)和

8种重金属(镉、汞、砷、铜、铅、铬、锌、镍),这还是1995年出的标准。当前正在作

修订,增加新的污染物标准。这个标准针对每种用地类型对上述污染物设定了标准值,高

于标准值就定义为污染。可以形象地称为“一刀切”。

现在中国耕地污染比较严重了,但是没有相应的修复制度,所以很多污染农田不能得到修

复。

工矿场地的修复还没有统一的标准,城市用地也没有土壤质量标准。目前城区土地修复大

多是为了再开发。只有上海为世博园用地做了一个标准,叫做《展览会用地土壤环境质量

评价标准(暂行)》,因为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工业区。一些省份就用此来做比照,作为

修复的标准。

北京等地区不同,是借鉴国外的风险评估模型。就是需要先对风险因子进行调查,根据场

地污染状况和未来用途,确定可以接受的风险系数,例如要保证一百万人中只有一人因污

染致癌,然后再倒推污染的修复水平。风险系数越低,修复的标准就更严格。

因此,风险评估模型根据场地需求不同,定义为污染的标准也不同。如医院、幼儿园用地

标准更高,工业用地就要低一些。

目前,按照世界各国的模式和经验来看,也有用“一刀切”修复标准的,比如亚洲的台湾地

区、韩国和日本。基于中国的状态,最好是从“一刀切”起步。等大家对污染场地的危害有认

识以后,再用风险评估比较好。风险评估是一个弹性的模型,有些场地可能以模型为借

口,减少修复量或不修复。当然这个也有两面性。

二月底环保部出台了针对污染场地调查、评估、修复、监测的四个技术导则和污染场地术

语,规定了污染治理过程的标准程序,给市场更多的信心,也具有很好的规范引导作用。

CD:影响着治理效果的因素有哪些?

高胜达:第一个是土壤的异质性。

土壤和大气、水是不同的。一公里外的大气和采样点的大气质量很接近,但是一米外的土

壤就完全不同。所以,当前我们公众或公司用大气或者水污染治理的思路去对待土壤污染

是行不通的。

同时,每一块土地都有特殊性。例如,同样是化工厂,你运行的时间比我还长,但是如果

你的清洁生产搞得好,我搞得不好,那我的污染可能更严重;南北方的差异:北方的地下

水很深,南方地下水很浅,污染迁移程度不一样;土质差异,沙土和粘土的治理难度是不

一样的。此外,还有污染物差异,修复商水平的差异。

医生看了病人以后会开药方,告诉你该吃什么药,吃一片还是两片,需要经验。调查修复

商需要一个个项目去积累,而国内的企业毕竟还是进入行业的时间短,其技术、人才、经

验、案例的储备需要时间去提升,这也是一个制约因素。

对产业来说,产业的技术支撑还是要提升。近十年房地产开发带动的修复,因为开发进度

的要求,所以一般是将污染土壤挖走,再异地处理。这种情况下,可选的技术很少,妨碍

了中国土壤修复技术多样性的发展。国外采用原位修复较多,其成本低,但是时间长。少

则一年两年,长的十年二十年。

CD:最近即将出台的《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有何意义?对土壤污染治理未来方向,您

怎么看?

高胜达:当前针对土壤污染没有什么法规条例,只有去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一个《近期

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》,环保部也曾发过一个相关通知。这个行动计划的出

台是很有必要的,和去年出的大气污染防治计划一样,正是时候。

但是,行动计划主要针对的还是农田,因为国家关注粮食安全比较多。另外,这是一个五

年计划,无法起到长期的制度作用。所以,还是需要有更强有力的法律约束,例如大家正

在热议的《土壤污染防治法》。正在修订的《环境保护法》会加入土壤治理内容,但是它

是综合法,不可能太具体,土壤的专项法可以规定更多治理的细节。

由于中国幅员广阔,各地土壤水文地质差异性很大,下一步中国可能根据不同的地方,将

污染进行分级分类,以便于区别治理。

此外,中国需要加强污染源监管,随时治理。例如加油站,你不能等它漏了或者搬迁了再

去做调查。加油站漏油了,会污染危害地下水,及时处理的修复成本较低。等它漏了十年

八年,地下水早就被污染了,污染物也已经迁移转化,不仅危害加大,而且修复成本也会

很高了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